關於部落格
半糖剛好
  • 1386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我在植物園畫畫


1/23自由日,約了湘和諾小亞看梵谷。下午三時許,我已在南海植物園遊逛,不知有多少年,總是在來史博館時,偶一瞥望,難得閒情,雖天候稍冷,不減遊興。

從小南門站出來沿著博愛路走,盡頭便是植物園,右手邊是「植物名人園」,約莫是在台發現的植物,由命名者或其親屬手植紀念,解說牌上有發現者小傳,缺點是沒有植物介紹。裡頭還闢了五色鳥保育區。

讀一遍立牌上的植物名,把這些名字放在口頰之中細細咀嚼,彷彿和大自然接上線,將自然的能量吞嚥下腹,和在圖書館裡把整排整架的書名默念一次或用手指輕拂 過一遍有相同的意思。時值傍晚,天空陰霾,有慢跑者和我不斷在園區中照面,或許他天天跑,這些植物早已是他的老友,不似我踅來踱去,一下抬頭一會俯首,時 而讚賞偶爾喃喃,再拿出紙筆記錄順便速寫,整個就是鄉下學生來做作業的──寒假作業。哈~


在「詩經植物」區遊蕩,牛毛花針的雨,一對小夫妻撐著傘正討論芭蕉樹,丈夫說:「不是有句話什麼誰太無聊種芭蕉的嗎?」我正打旁邊經過,口中不自覺念起了 蔣坦與他的妻子這兩句生活逸趣:『是誰多事種芭蕉?早也瀟瀟,晚也瀟瀟。』『是君心緒太無聊,種了芭蕉,又怨芭蕉。』卻聽挽著他的手的妻子愣了三分之一秒 問:「你說以前國文課本嗎?」見丈夫點頭,妻子接著說:「看吧!就是編課本的人太無聊。」我心中一驚回頭,三人照面,只好微笑,欲說些什麼卻覺得閉嘴應該 比較好,只好哂笑記下一筆,原來我輩愛掉書袋,在人眼中也只是無聊而已啊!



近 夜,愈發冷颯,湘手機沒接,諾小亞的電話不通,好像全世界都在這天斷了線,我不禁懷疑起有人看得到我嗎?幸好湘後來打電話來,讓我確信我還在人間,不過她 竟然說不來了,這時才知就算陰天還是會霹靂的。植物園已繞了半壁,走到了荷花池,通往史博館的小徑就在斜前,好吧,民以食為天,先吃再說。從史博館大門出 去,左右張望,車來車往,行人熙攘,附近只見建中和國語實小,往左遙望依稀有間萊爾富,走就對了!

我用鄉間的緩步走在台北,至與重慶南路交叉的十字路口,看見對面有「楊英風美術館」,大喜,樓上還有YuYu Cafe,真是太美好了。點了道「青醬花枝蛤蜊義大利麵」,美味極了!好事接二連三,終於,諾小亞來電了,她的手機跟我的一樣都快沒電了,真是驚險萬分好 得很。Cafe主人的孩子,應是國中生,一見到他,我大概就判斷他有一些障礙,所以對於他的好奇舉動也就不甚以為意,扶養這孩子很辛苦吧。



晚餐結帳時,店員給了我一份新年禮,上書「福慧圓滿」,說是寬謙法師的祝福,店員又補充說明,寬謙法師是楊英風的女兒。一天的陰鬱至此,總算覺得溫馨重回人間。

接著,前往Van Gogh展覽囉。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