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半糖剛好
  • 1388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雜說

這讓我想起了高中那年,恆述法師來了,修女就帶著法師參觀長青大學。當時是掃地時間吧,我問法師來到這個屬於天主的國度有什麼想法,後來也問了修女的想 法,我忘了他們的回答,我只記得我在這裡看到了一種令人感動的包容。我試著想起事情始末,翻著高中學生手冊,幾句好警醒的話入目「禮可以篩濾生命中的本 質」、「人生命的本質是終極的關懷」,不要設限自我是華人、中國人、台灣人、佛教徒,在我們是這些身分之上,我們都是人,只要是人就該以禮相待,互相關 懷,這不是世界和平了嗎?這些令人細細咀嚼的句子是當年我的偶像修齊桑在上《論語》的時候說的,當時我覺得好有深度,雖然不懂,但是我想有一天我會懂的, 機緣自然會來的。有時候上課我也會寫一些對於生命很重要的話,看著蘿蔔頭們似懂非懂地抄進課本,總有人以後會懂的,播了種籽,希望他以後會發芽。

昨日,沉加羊說到E. Husserl,提到現象學其實跟 聖嚴法師提倡的「心五四運動」當中的「四它」──面對它,接受它,處理它,放下它──是相同道理,一時間我情緒暗自翻湧,在他過世後,依然帶給這個社會這麼多,而且,這種解釋比Husserl說得精簡多了!

今日,黃小天的笑點正適合我,雖然上了4.5hrs的中國教育史哲,我依然興味盎然。從詼諧的言語中,可以體會黃小天對於教師職業深沉的熱忱,他提到對於現行師資選拔制度的不滿:人才應該是培育出來的(TQM--全面品質管理),而不該是檢驗出來的(KM--知識管理),TQM指的不就是品德教育,教師怎能夠只有專業沒有品行呢?我又想到了前兩天被我翻出來的一篇文章

赫爾巴特真的不是教育學之父,之父之子之王之類的稱謂不過是好事者所為,之子搞不好還可能會變成之恥,根本沒個定論,這真的不重要,什麼才是重要的?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