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半糖剛好
  • 1388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事發的19分鐘

人都會有一種破壞的驅力,摧殘他人是比較容易的。一股腦兒把負面情緒發洩在相對弱勢者身上,應該是痛快──橫下心咬牙經歷痛苦享受又燙又麻的快意吧!

分群體,好像生物的自動化行為,有意無意間都在釋放愛與隸屬的需求,尤其在中學生活中,不屬於這一群便是那一群,被所有小團體排擠的邊緣人只好伶仃飄零了。

我記得我的國小時候,無論轉學前後,班上總有一群清秀可人的女生,皮膚白皙長髮飄飄,早自習的國語生難字詞總是寫得端整秀麗,從不遲交,人見人誇。我生得 黑,動作又超蘑菇,東摸摸西摸摸一個早修寫沒兩行字,老師處罰打手心,一周我總少不了挨個三次鞭。長髮飄飄的女生只喜歡和外表衣著被老師稱讚程度差不多 ──長得一般像──的女生一起玩,我很想跟她們一起玩。

前兩天另外一個班的國小同學約聚會,我問:「誰要去呢?」就某某某啊......我說:「都你們那一掛的啊!」他反問我:『不然你哪一掛的?』一時間我什麼也答不出來,當初被誰排擠,我還記得清清楚楚,「嗯,我沒有掛......」

國三時候,班上來了一位清秀的轉學生,所有的男生差不多都愛上她,所有的女生都討厭她;男生覺得她纖弱動人,女生覺得她假面得要命。後來幾乎所有的女生都 排擠她,理由是「做作」,雖然我並不特別喜歡她或討厭她,最終我也只好挑了張很美的信紙狠著心寫了封絕交信,因為,我不想像她一樣受到眾人冷漠對待,我逃 走了。

我們往往不知道排擠別人有什麼「很嚴重的」不對,對多數人而言,那只是一種從眾行為罷了──我不這麼做,被排擠的就會是我,一般而言,我們都不勇敢,不敢孤伶伶地獨自面對這個陌生的世界。如果哪裡都不屬於我,我也不屬於任何地方,存在似乎也不太重要了。

後來聽說這種情況叫作「校園霸凌」。

校園霸凌其實老師是很難介入的,老師的介入只會使事情更糟。國三下的某個傍晚,班上被排擠的做作女生躲在廁所哭,我一時好心問她是否需要幫助,是否需要告 訴老師,她忙不迭地搖著頭。後來,當天晚自習的下課時間,導師還坐在講台,我就被隔壁班的女生叫到後門去警告──不要多管閒事,否則要我好看──當時我心 想:哇靠!真帶種!也不去打聽一下我是誰!

書中有一段話讀起來非常不痛不癢,卻又非常貼近人心底隱隱作祟的殘忍:
    我小時後常常往蛞蝓身上灑鹽。我喜歡看牠們在我眼前溶解。在你發覺有東西受傷之前,殘酷總是有點好玩。
    如果沒人注意你,當個一無是處的人是一回事,但在學校裡,你自然而然會凸顯出來。你就是那條蛞蝓,鹽巴全在他們手上。而他們尚未培養出良知。
    我們在社會學課學過一個詞:幸災樂禍。也就是說看到別人痛苦而感到快樂。但真正的問題是:為什麼?我想有一部份原因只是為了自衛。還有一部份是因為當一個團體群起對抗敵人時,總會更像個團體。即使那個敵人從未傷害過你也無所謂──你就是得假裝恨某人更甚於恨自己。
    你知道為什麼鹽會對蛞蝓起作用嗎?因為蛞蝓表皮有水分,鹽又會溶於水,於是牠體內的水分開始向外流,蛞蝓便會脫水。蝸牛也一樣。水蛭也一樣。還有像我這種人也一樣。
    其實只要是皮太薄無法為自己挺身而起的動物都一樣。

該怎麼辦?是哪裡出了問題?是沒有良知的問題。沒有良知是誰的問題?是家庭教育的問題。家庭教育出了問題是為什麼?因為社會風氣的問題,我們都覺得弱肉強 食是資本主義下自然的競爭。社會該怎麼辦?要靠學校教育......一個很大的循環圈,每一個人都是環節裡的一部份,那我該怎麼辦?每天釋放善的能量,這 樣夠不夠?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