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半糖剛好
  • 1388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埔里戊子清醮‧之九‧放水燈(20081205申時)

↓ 遊行隊伍甫從南興街底的媽祖廟出來,經過南榮路、民生路口,一側騎乘摩托車的民眾也拿出相機跟拍


 ↓ 水燈筏遊行


 ↓ 地母宮打大鼓的男孩


 ↓ 這次的醮典影像紀錄,同八年前三獻,依然由金三角傳播,這幾位攝影大哥們這些日子真是辛苦了!


 ↓ 右圖的卡車上載的是「地母宮八卦太子」、「千里眼」、「順風耳」的神尊,卡車後頭則是在享用下午茶嗎?


 ↓ 路人甲......熊姐姐,她跟我一樣也從學校出來,去愛蘭橋撲了空才繞到這兒來。


等隊伍差不多全走過了南興街,推測會走往忠孝路向北去再左轉中正路向西,過兩個圓環後轉中山路抵愛蘭橋,於是和Novia決定去舊圓環守著。初時人還不多,我們約莫是第三組到的人,還遇到早早埋伏在此的pulishchen兄,可惜我當時並沒有認出來。

 ↓ 報馬仔前導出遊行 不一會兒,遊行隊伍來了,攝影、錄影的人潮也來了。車陣的第一輛是警車,到圓環口還停了一會,大概是確認路線吧!第二輛車就是前導車了,上頭兩塊祈安大牌,分別寫著「風調雨順」、「國泰民安」。(這次平仄就對了!


圓環的四個路口都設有「恭祝埔里鎮戊子年祈安清醮大典/祈求風調雨順/庇佑國泰民安」的牌樓。

 ↓ 看到沒?合庫前面拍照的拍照,錄影的錄影,還有警察維安、路人圍觀看熱鬧,連機車都停在車道內側了,現場一陣車水馬龍忙碌紛擾。而我也是手忙腳亂,不曉得站哪兒拍好,在圓環上下周邊不斷奔馳,留下了一些凌亂的紀錄。(錄影紀錄出現了另一家:大鵬傳播)


甚至連經過的機車騎士,安全帽不脫車不熄火,大剌剌停在路中央,也湊上來拿起相機下車來按個幾下快門,而中山路口的車,全部因此而停滯,一時間圓環熱鬧洶湧。

 ↓ 沒脫安全帽的人不少,只是這位仁兄的安全帽最帥啦!




 ↓ 水燈筏遊行 很專心地拍著,又有人叫我了!抬頭一定神,欸,這「天師首」不就是蔡老闆嗎?


 ↓ 「地母宮八卦太子」、「千里眼」、「順風耳」的神尊下來遊行了,只是這神尊很重,經常得換人。


 ↓ 千里眼,我以為會把眼睛畫得銅鈴大,看來是我多想了;當然順風耳的耳朵也沒有特別大。


 ↓ 順風耳。神尊的臂膀關節可以前後擺晃,因此下頭頂著的人,必須威風地邁開大步,才能晃動雙臂,展現神威。


 ↓ 花車陣頭遊行


據科儀表,花車陣頭遊行之後還有「民間技藝遊行」,當天隊伍太長,不曉得是不是沒看到最後就走了,或是那些都穿插在隊伍當中,「廣成里花式大鼓」就算是民間技藝了呢?

拍完圓環,接下來就直奔愛蘭橋了。橋上旗子不僅有清醮的,還有「南投花卉嘉年華」,以及「溫泉季」的宣傳。



放水燈是一種民俗,源於佛教。中國佛教徒於農曆七月十五日舉行盂蘭盆會,普施一切餓鬼。民間以放水燈通知水中鬼魂和餓鬼,來接受施捨。水燈一般都以色紙作成蓮花形。在臺灣是用竹條和紙糊製,有圓形燈或小屋形的紙厝。在普度的前一天,由僧人或道士引導遊行,持圓形燈在前頭,拿紙厝在最後。行至河邊將燈置在水燈筏上,放入水中,稱為「放水燈」。放水燈流行於臺灣﹑中國華南區域﹑香港﹑東南亞的中國寺院及日本。俗稱為「普度」。(資料來源:教育部重編國語詞典修訂本



我和Novia來得早,前導車也才剛到,而所有的花車都還在愛蘭橋上。仰望愛蘭橋,護欄上滿滿人潮越來越多,還有人早早帶著小孩去卡位。因為施放水燈是用以召請鬼魂的科儀,民間認為老人、小孩、八字較輕及體弱者,不宜靠近,當然,女生在道教科儀中亦有諸多不便,因此拍攝過程不斷被驅離,越驅越遠,最後索性到最遠處等水燈了。



此時應是舉行苑響福地的科儀,捐燈首最前排中間是埔里鎮長馬文君,在所有人中顯得年輕,一旁外地來的人員對於這位年輕的女性鎮長非常好奇。或許是女性的緣故,鎮長身上的綵帶和其他男性人員剛好相反,也或許是因為鎮長是女性,工作人員一開始在驅趕我們女生的時候,也顯得客氣得多,只說:「恁卡唔方便啦!」



雖然不斷被驅離,越驅越遠,我還是趁機拍了幾張,心想著:幸好我來得早依些,不然就什麼也拍不到了。所以,我決定下回三獻要帶老爸來拍。



 ↓ 「地母宮八卦太子」、「千里眼」、「順風耳」三位神尊完成職責了,也就回卡車上休息了。




 ↓ 祈安水醮奉請高真科儀開始,我拍完快溜,其他人手腳比較慢,工作人員實在是不勝「女性」擾,只得說:「現在不要再拍了啦,等作法結束再來拍好嗎?」


此後「宗師保舉行化敕極」、「雷神擁護放生行範」、「小施功德關文求薦」、「彩船引燃施放水燈」、「祈安水醮化財」等科儀,我都無緣見識了,幸好在pulishchen:《埔里戊子祈安清醮-放水燈》的文章中可以清楚見到,也就彌補了這部分的遺憾。

 ↓ 敬引水路


 ↓ 看!攝影協會的大哥們的腳架一字排開,各各準備大顯身手。


從水燈的熊熊焰火就可窺知,當天水流真的蠻急湍的,有的不到二十公尺就快燒光了,有的則是風太大一下子就把火熄滅了。順著南港溪流,願這些水燈會為埔里帶來平安。



另外,也要小小抱怨一下,當時我在所有照相機的最下游處,我看到有人為了拍到好照片就從我們旁邊跑下水去,當然擋住了我們後方那一排架著腳架的攝影協會的大哥們,因此他們紛紛發出了不滿之聲。但是,還有人更過分(我指的不是工作人員),直接就把腳架架在水中央,我往上游拍,一定會拍到他,上游的人往下游拍,也一定會拍到他,甚至水燈流到他那兒還會因此被撞翻,當然,那天他的屁股也差點就這樣著火。

這是個莊嚴的儀式,無論認為這已經成為一種文化,不再具有招鬼魂的實質涵義,想為自己的家鄉或是為台灣民俗留下紀錄,或是想要拍攝到角度好的照片去參加攝影比賽,站在水中央拍攝,既不尊重儀式也不尊重別人,也未免太自私了!

 ↓ 祈安水醮化財


放水燈後,暮色已昏,我和Novia算是墊底離開,側聽工作人員談話,得知有一個外國人特地來紀錄這一天子夜的宰豬公。回到愛蘭橋上,水仍湍急,一團火仍旺著,遠方的燈一盞一盞地亮了。


 ↓ 下午來時天還熱著,待到這時天都寒了,瑟縮著留下在橋上的冷樣。


回首愛蘭橋,橋下一點火光還沒滅呢!


這天回到家,已經有熱騰騰的晚餐可以吃了,媽說我們真好命,可以去作紀錄,她從小就沒能有這樣的機會去。下次也把媽帶去好了,只不過她要待在橋上不要靠太近,細節呢,就看老爸的照片就好了吧!哈!

在整理這篇文章時,參照潘樵老師《埔里祈安清醮一百年》,發現這次的科儀名稱和上次三獻有很多不同,不曉得只是因為換了道士團所以名稱不同,或是三獻和建醮本身的差異,這個疑問就留待三年後再來研究好了。

補充一點:在清醮中,不得作白色裝束,也不得穿皮鞋、繫皮帶(殺生),尤其是在科儀現場,更是不得違紀。


【Picasa】戊子清醮20081205‧放水燈



我的【埔里戊子年五朝祈安清醮】全紀錄
埔里鎮戊子年五朝祈安清醮醮帖
埔里戊子年五朝祈安清醮‧之一‧總壇及各柱巡禮(20081114~15)
埔里戊子年五朝祈安清醮‧之二‧北柱點燈(20081118)
埔里戊子年五朝祈安清醮‧之三‧各柱賞燈(20081126)
埔里戊子年五朝祈安清醮‧之四‧午後四柱(20081128)
埔里戊子年五朝祈安清醮‧之五‧總壇(20081201~1206)
埔里戊子年五朝祈安清醮‧之六‧北柱醮壇(20081201~1206)
埔里戊子年五朝祈安清醮‧之七‧東柱醮壇(20081130~1206)
埔里戊子年五朝祈安清醮‧之八‧西柱醮壇(20081130~1206)
埔里戊子年五朝祈安清醮‧之九‧放水燈(20081205申時)
‧埔里戊子年五朝祈安清醮‧之十‧普施
‧埔里戊子年五朝祈安清醮‧之十一‧北柱普施側記
‧埔里戊子年五朝祈安清醮‧之十二‧看桌
‧埔里戊子年五朝祈安清醮‧之十三‧北柱普施側記
‧埔里戊子年五朝祈安清醮‧之十四‧北柱蘭花
‧埔里戊子年五朝祈安清醮‧之十五‧街景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