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半糖剛好
  • 1389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六年‧之二‧牆外


 ↑ 二樓窗外望出去,鏤空的招牌


 ↑ ↓ 中東風格的用餐區




當年學長姐帶我來這間店的時候,不知道是誰介紹的(應該是我那怪異的學長),Moon Cat 的老闆蒐集世界各地的沙,歡迎客人們拿沙去交換什麼,這一種「戀物癖」實在是一種浪漫的偏執。



挑高的二樓用餐區另一頭是色彩鮮明的地中海式(?)風格,垂在天蓬的布幕,大概有海浪的聲音吧!伴隨著那些世界各地來的沙。



俯視一樓,多了好多關於月亮貓的手繪石。





下午在校友會館宅到了傍晚時分,艷陽慢慢散去了威力,去國際街吧!無車族的我們以往鮮少步行至國際街,於是取道上籃球場出了旋轉門,延著紅磚圍牆緩步踱行,穿過天橋,抵達彼岸。

我喜歡拍下周遭人事物,儘管受限於技巧,不足以拍出心靈當下些微的觸動,我依然忙著按快門。「你拍的時候會想好照片標題嗎?」驀然天外飛來了一個大問號,是R問的。「我通常不會預設標題耶!」回顧文章,我似乎沒有下標題的習慣。「就像這張照片要叫做〈姐妹情深〉嗎?」這誰說的啊?這標題也太暗淡了點吧!



我們在國際街邊游蕩邊瞎找傳說中的「Yestoday」,是的,Yes, Today!繞來繞去遍尋不著。只見一口無人搭理的缸,繡口一吐,綠就滿溢了出來,主人只好用鐵鍊鎖住這一口繡蝕的缸,以免被偷走了一缸的生命力。



M在上面的全家詢問得不到答案,依然找不到「Yestoday」,換R勇敢地走進「午後書房」尋求解答。很無奈地真相是,「Yestoday」就在全家在上去一點兒的地方,但是周四下午公休......

「午後書房」是我美好的新發現。這是一間二手書店,不同於和灰塵作伴的古老二手店,這兒窗明几淨,整面的落地玻璃,配著溫暖的燈,門邊的桌上有白開水與杯子,愛書人可以坐在玻璃前閱讀書籍,偶而抬頭也閱讀窗外的人生。也可以選擇坐在沙發上,就像在自家的客廳或書房,在巴哈無伴奏大提琴的流瀉中,讓書籍與大提琴低沉而悠揚的低鳴,在腹腔隱隱共振。



 ↓ 國際街一景


心中預定的餐廳公休,去哪好呢?「How about Plato?」反正不問也知道,大家都很「隨和」,不會有異議的!令人意外的是,當年紅極一時的柏拉圖,如今只剩下一半的店面,而且隱居在巷中,前半面向國際街的店面現在租給了某知名運動用品。



柏拉圖門口的樹雕很可愛,抱盆栽的小童也很可愛。



柏拉圖外觀雖然變化甚大,走進去卻是一如往昔,輕輕的風格,讓人不知不覺就降低了音量。可惜的是,餐點實在太不OK了,服務生連海鮮燉飯用的是白醬紅醬都搞不清楚,說完全沒有番茄的海鮮燉飯一上桌,ㄜ,是沒有番茄啦,只有滿滿一盤的番茄醬
(根據事件被害人R君指控:是真的有番茄喔!!活生生的番茄塊...... )
(事件被害人M君亦指控:還有不活生生被加工後一大瓢的番茄醬啦!)



飯後逛逛東海之音,回頭往東別,這繽紛的天橋約莫是台中縣進入台中市的預告片。

繼下午的東別趴趴走之後,接下來是我期待已久的東別的夜。在記憶中各自搜尋著店家原本的面貌,人名、店名......,R和M不斷的考驗我的記憶力......


 ↑ 新興路上,往學校方向
 ↓ 宵夜是新疆羊肉串,在以前10元大杯冬瓜茶前面。邊等邊從東海西門町往新興路方面眺望,我想要記得東別川流的夜。


第二天,各自買定了「喔咪呀給」之後,晃去了中友。




下午四點,該是告別的時刻,先載R往國光號,再送M到高鐵站,我在高鐵站的某個十字路口拍下了微醺的晚雲,天仍蔚藍。

晚間七點多,我們都各自回到家裡了。六年或十年後,分別的時光仍然會對我們不具意義嗎?我期待......


【Picasa】20080821-22_MRG_in_jTHU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